2007年6月21日星期四

换不走的纪念堂


这里,最近因为易名事件而闹得满城风雨……
这里,是我去了3次台北的必访之地(因为3次都跟不同的人同行)……
听老公说,它的名字现在被盖在大块布之下,但在我心中,它是永远的中正纪念堂(现命名:台湾民主纪念馆)。文化,始终不应该加入政治因素!
环绕四周的蓝瓦白墙,和蓝天白云相对应,感觉还真有点熟悉!哈,是有点爱情海的feel……不过,当然就没有爱情海那般的浪漫。
在中正纪念堂,看的就是文化和历史。它是为纪念蒋介石而建,占地一万五千六百平方公尺,由中山南路、爱国东路和信义交围而成,以中国庭园造景为主要设计形制,加廊窗棱古典而幽雅。 中正纪念堂由高耸的纪念楼为中心,包围着蓊郁茂密、迎风摇曳而色彩缤纷的树木花圃与池墉小桥。纪念楼肃穆而庄严,一楼主要以展览室和放映室为主,展示蒋介石生平事迹文物,顶楼则为蒋介石铜像,两旁驻守着卫兵,而每个小时定时换班的仪式也成为游客游览的重点之一。

还记得从瞻仰大道直走,踏完象征着蒋公想念89岁的89阶阶梯后,蒋公的铜像就放在正厅中央。当时,有个同学因为走得太靠近铜像了,阿兵哥用手头上的那把枪,重重的往地上一敲,即发出巨大的声响,把我们给吓了一跳!这把声音仿佛在提醒我们:「你靠得太近了!」
也许,中正纪念堂这名字换不回来了,但这5个方块字的精神却永远在那里……

8 条评论:

Yuki 说...

好久都沒去中正紀念堂了…
最近的一次是去看花燈吧@@也忘了是哪一年了
從來. 我就不管政治的紛爭
其實我也不在乎中正紀念堂換了什麼名字
只是多花了這麼多人民的血汗錢
想到就不甘心…
那裡常辦一些活動.只是沒太多可以遮避的地方
呵.怕曬黑也就不常去了.

js 说...

呵呵,确实很晒,所以我总觉得这样的地方早上去最好!
其实我对台湾的政治也认识不多,都是一些平时工作的接触而已。对于台湾的政治发展,都是报章知道的,这方面的知识我老公可比我还在行。

星字 说...

馬來西亞的朋友
好像越來越多了耶!
歡迎歡迎!
歷史變遷的過程中
爭議是無法避免
最近常常聽到:日本戰敗遷走之後
很多當時日人留下的建築物都遭到破壞
到我這一代的時候,回去看當時的破壞
總覺得可惜
因為我把他當成歷史的一部份
當是對當時的人來說
卻是最直接的情緒反應
台灣社會對紀念堂改不改名的問題
似乎也透露著族群意識的走向
錯就錯在當初建設時不該和政治人物劃上等號
甚至將建築物本身做成皇帝陵墓般的樣式
但無可否認的
中正紀念堂是整個台北市具高度辨識性的指標建築
現代建築去符碼化的趨勢,還是不敵傳統美學來得讓人印象深刻吧!

chienHuei 说...

從以前到現在我都稱
從以前到現在我都稱中正紀念堂為”中正廟”,如果有去考證歷史,
就不覺得蔣中正哪裡有偉大之處,換言之一個大大的中正廟裡擺了一個銅像,
還得浪費資源(憲兵及水電費開銷),是不是值得大家深思呢?!
中正廟的建築的確有古蹟及文化存在的價值,反觀把”蔣中正”當成神膜拜就好笑囉!
讀歷史是鑑往知來,而不是不追求真相,而一錯再錯。
以上為個人觀點,中正廟改成”台灣民主紀念館”我覺得蠻好的!

js 说...

感触啊!
第一次认识纪念堂,它的名字就叫中正纪念堂,现在说要改名,难免心里有点难过。
就好象我工作的报社“南洋商报”一样,前阵子也因为改朝换代而把用了几十年的毛笔字老招牌拿下来,电脑字取而代之,我们心里也很激动。还好,现在又恢复用回老招牌了。
这种感受,跟知道纪念堂要易名是完全一样的。

markscat 说...

為甚麼就不能把中正紀念堂當成一個古蹟,一個觀光景點來看呢?難道就不能拋開政治,忽略那些政客以及既得利益者的洗腦毒電波呢?
去中正紀念堂,看的是歷史的軌跡,歲月的痕跡,以及感受肅穆的氣氛;當然,也包括衛兵的交班。
有人說,忠烈祠也有啊!問題是,忠烈祠的衛兵交接的時候,衛兵並不會做電梯交接。你看過坐電梯去交接的衛兵嗎?地方不一樣,就會有不一樣的路線啊!
政治的歸政治,歷史的歸歷史,觀光的歸觀光,古蹟的歸古蹟,請不要胡搞瞎搞,說那些讓人反感的話。

tomsun 说...

我的看法是,激烈的改變會引起很多人不滿,所以才會造成目前的狀況。
但,若就一個民主社會而言,推倒威權,是應該的,符碼化太多,對社會是不好的,過往搞一個中正紀念堂,是威權體制下,對領導者的一個奉承的行為,我想這個大家都應該認同與唾棄,而非跟省籍或政黨色彩有關。換作今天如果搞一個很大的信介紀念堂,還有人每天站衛兵,也會有很多人反對的。
只不過,中正紀念堂的事可能在作法上,可以再和緩一樣,蔣的問題不管現在或未來,都是一個爭議跟難解的問題,大家就放下不同的意見,好好過好生活、安樂的生活吧~~~

星子 说...

相信現在不會有人去講「因為秦始皇是暴君,專制獨裁,所以要把墓地破壞」
因為多數人認同這已經是歷史的一部份,情感上不至於過份激烈
除非哪天有統治者再度為了某種政治正確,執意要把君權象徵給毀壞
這類事件歷史上可謂層出不窮,看看伊斯坦堡聖蘇菲亞教堂的過往就可以找到例證
而巴揚大佛被大砲轟掉也不過是上世紀末的事
什麼時候台灣島上的人民才可以比較平靜的看待近代發生的事件?
也許還要再過個一百年吧!